兵团战友文摘
 

兵团战友文摘          


 站长说明:     
       这里是站长收集的部分兵团战友们的作品,事先都经作者同意才刊登在这里;由于时间和本人水平有限,对来稿内容无修改能力,只根据版面情况做了少许调整,作者看后如有修改意见请发电子邮件给我,以便及时修改。不足之处还请谅解!
   欢迎兵团战友把那段经历真实地写出来,放到这里,让兵团战友和朋友们共同欣赏。从而激励我们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用兵团战士的精神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点击这里发电子邮件给站长

目录:
1、《酸溜溜》  作者:乌兰
2、《难忘除夕》  作者:乌兰
3、《沙枣树》 作者:乌兰
4、《内蒙第一印象》  作者:乌兰
5、《难忘四十年风雨历程》 作者:徐保和 

                       <<酸溜溜>>

    我爱用<<酸溜溜>>的名字来聊天,也有人问我怎么用这名字啊?也以为我这人酸溜溜的吧,我可不是啊?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刚上完小学,初中也没上的我竟也算什么"知识青年".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来到了内蒙古的一个大沙漠里"屯垦戍边"了.沙漠里有一种植物,是长在固定沙包上的,白色的杆子,嫩绿的叶子,杆子很挺,尖上也扎人的,我们叫它"白刺",到夏天结的果实不大,熟了的时候是红色的,有点酸,我们就叫它"酸溜溜",在那里没有零食可吃,正常的饭都吃不饱,还要干很重的活啊,有时没事了就到沙包上去摘"酸溜溜"吃,大家也很高兴,把它当水果了,也是苦中找乐吧,干活累了,渴了的时候,摘些"酸溜溜"吃也解渴的,它也给我们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一点乐趣啊.我虽然离开那个大沙漠三十年了,现在依然很想念那里,想念那里的"酸溜溜"啊!我在网上的名字都和内蒙古有关,这就是我和内蒙古的情结吧,虽然那里很苦,但我还是感谢那段艰苦的生活经历.那是我迈入社会的第一步啊,就象每个人的初恋一样吧,难以忘怀,回味无穷.


                                         乌兰
                                           2。7

 返回目录
                 << 难忘除夕>>
    每个人都喜欢过年,特别是孩子们,我小时候也特盼着过年,能吃好的,穿新衣服,现在生活好了,天天象过年了,也就不盼着过年了,一年一年,的就那么过去了,一晃过了五十个年了,现在每年的除夕我都会想起70年的那个除夕让我终生难忘.
    那是我在外过的第一个年,沙漠里很荒凉,我们这些知青只知道每天干活,到时候食堂有饭就行了,不用自己做,虽然了,不用自己做,虽然吃的不好,分的饭也吃不饱,但不用自己操心啊,就是这年的除夕,我想是我们在外的第一个年,给我们什么好吃的呢?那里猪肉很少的,牛羊肉也不很多,平时每人每月三两胡麻油,冬天也没什么蔬菜,就吃上点羊肉也好啊?每个班都是拿着脸盆去打饭,不该我值班,我就在屋里等着,十六个人一个班,谁知打回的是一盆土豆,每人只分到六七个小土豆和两小勺白糖.就这么点啊?有人当时就哭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远在他乡的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过年吃的除夕饭,没有了说笑,谁也不想说话,班长回来告诉我们,大雪封了路,粮食运不进来了,只能分到这么多了.我虽然没哭,但心里特难受,那时很要强,还要去做别人的思想工作的.
    土豆粘白糖,还就那六七个象鸡蛋大小土豆啊?谁能吃饱呢?男生排的知青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爬在炕沿上吃着,想着,念着......
   后来听说在团党委会上,我们指导员在给党委提意见的时候都哭了.直到现在我也没和家里人讲这事,怕父母亲担心,只讲好的,艰苦从不讲的.现在每到除夕我都会想到那几个土豆,那时没哭,现在道掉泪了,那几个土豆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也不知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一切都过去了,往事不堪回首...... 
返回目录

 

 

<<沙枣树>>

    初到内蒙古建设兵团是在"乌兰布和"大沙漠里,是蒙语"红色公牛"的意思,可见那个大沙漠的厉害了.我在一个条件比较好的连队,是个老农场的底子,还有十几家住户,周围有树,我也从没见过的树.(新建的连队连一棵树都没有,全是黄沙)去时正是秋天,结了些果了,一串一串的,问了比我们早去得知青才知道是沙枣树,说那果子能吃,我们就摘了来吃那枣很小,刚咬一下那舌头就发麻了,涩的很,不好吃.连队的周围有几个不大的沙枣林,大路的两边也有不少树,我也没意,那里杨树,柳树都很少,就是沙枣树和红柳多点.有一天收工回来,我们没有路可走,就是朝着连队的方向,翻越一个个沙丘,走在流沙上很费劲的,就快到连队时我们经过一片沙枣林,我看到那树有的已经被沙子埋住了,就剩树梢了还在那里顽强的挺立着,树叶还是那样茂盛随风摇摆着.我当时就楞了,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树竟然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三十年过去了,那情景依然在我的脑海里,特清晰.它那古铜色的树干,绿叶子好象有层白茫茫的照着,显得那么苍老,它的木质很硬,春天到来就开放一串一串的小黄花,也有点香,在那荒凉的沙漠里能看到这花就很不错了.也有养蜂的去那里放蜂呢?我没买过那花蜜,当地的老职工们买.沙枣树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顽强的生长着,阻挡着沙漠的推移,那里风沙很大,每年沙子都要推移的,是那沙枣树为我们阻挡黄沙,保护着我们的家园.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到那沙枣树.它给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每一个见过沙枣树的人都不会忘记它,我好想好想再回去看看那片沙枣林啊! 返回目录

<<内蒙第一印象----好远好苦啊!>>

          三十三年前的初秋,不到十七岁的我和一批知青乘一趟列车离开了北京,经过两天一夜的行程,也不知钻了多少山洞,又走过茫茫的盐碱滩,又是一个夜晚,我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下了车,我们只穿一件单衣服,冻的不行,有人就说:"怎么这么冷啊,"我也迷迷糊糊的,也不敢说话,但我看到有人穿着羊皮大衣呢,我浑身都还好想在火车上一样,随着列车在摇晃呢.一会儿我们又乘上了一辆大卡车,也不知又走了多少时间,汽车停了,听见我的同学说:"边疆上不是人烟稀少吗?怎么死这么多人啊?"我睁眼一看,黑糊糊的,到处是坟堆.我就说:"是啊.怎么这么多的坟啊"?"下车了下车了,到了......"有人在喊了.我也从车上跳下来,"扑哧"我的脚就象掉到了软土里,什么也没顾得多想就随大家进了一个土屋里,有个土炕,我们什么也没说,因为都不认识啊,也困极了,倒头就睡了.听到有人叫吃饭了,我挣开眼就往外走,阳光真刺眼,我以为是早上呢,一看是中午啊?吃的什么我也忘了,当我看到那些"坟墓"的时候,才知道是一个一个的沙包啊?我们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当时就有人大哭了,(我们不知道去的是沙漠),那里的水是刚打的井水,就象"黄泥汤",也没法喝,就得先把水放上半天,沉淀以后再用,那水是咸的,怎么喝啊,我一连四五天没喝水,嘴上全起了"大泡".就用水把嘴唇湿一湿,再后来就慢慢的喝一点点,下次再多喝一点点,就这样慢慢的适应吧.
       到了那里才知道地球是个圆的,一眼就能看到天边,这个大沙漠叫"乌兰布和",蒙语就是"红色公牛"的意思,可见这沙漠的厉害了,当地流传这样的话:一天不吃土,不叫内蒙古,一天不刮风,不叫"和盛公".我们的连队就在和盛公. 我们吃饭也是在野外,一阵风刮来赶紧捂住饭碗,哪能管用啊,碗里全是沙子了,你能不吃吗?肚子饿啊,还得吃啊.一顿饭就遇好几次风的,也不知吃了多少沙子.
       我们连是在大沙漠的边缘啊,有固定沙包的,到了沙漠的深处就全是流沙了.我们住的房子是用荆芭扎起来,外边抹上泥,外边看不到里边,可从里边看外边就什么也能看见了啊,那时刚兴"的确良"吧,有人风趣的说我们住上"的确凉"的房子了.其实和羊圈差不多.铺上点干草就睡在地上了.以后我们自己又脱胚烧砖,盖了宿舍,盖了食堂.用我们的双手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条件,也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其中的艰辛以后再聊吧.
       当年的<<兵团战士之歌>>唱出了我们当年的豪情壮志! 
蓝天做帐地做床,黄沙伴饭可口香,狂风为我送歌声,广阔沙漠好战场,兵团战士斗志昂,革命意志坚如钢,战天斗地决心大,愿将热血洒边疆,要用我们劳动的汗水,把乌兰布和来浇灌,要用我们战斗的双手,唤醒那沉睡的阴山!
          我这趟远门好远好久啊,三年后才回去探一次家给十二天假.八年后才回到父母亲身边啊?  
返回目录

《难忘四十年风雨历程》
 

四十年前曾经在内蒙古生活和奋斗过的兵团24团战友们,今天再次相约乌海,参加兵团四十周年联谊会,共同回放那段难忘的记忆。

岁月如歌,往事如烟。如今的兵团战士正在或者将要步入人生的花甲之年。正是由那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战友情结和真诚情感,让许许多多的战友们从全国各地返回第二故乡参加聚会。久别的战友四十年后再次重逢,实属不易。“兵团战友”这四个沉甸甸的字拉近了所有兵团战友的心。兵团战士是在那个特定历史时期创建的特殊群体。在特殊年代艰苦环境中建立起的友谊很难用准确的语言表达出来。感谢兵团的蹉跎岁月,要不是凄风苦雨、可歌可泣兵团生活的摔打锤炼,我们这一代人恐怕没有今天这样的成熟,正是兵团的生活磨砺,才造就了我们的人生。成为我们一生中的宝贵财富,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人生如梦,世事如烟。当年24团二千多名兵团战士成为年青的拓荒者,怀着热情和希望,战风沙、抗严寒,在荒地上建起一幢幢房子,沙漠上改造成一片片绿洲。卓子山上、黄河河畔到处留下兵团战士的足迹。在这片热土上洒下多少战士们的汗水;凝聚着多少战士们的心血。7624团建制撤消,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从此寿终正寝,岁月的长河终将抹去兵团战士存在的一切痕迹。但兵团战士的精神永留史册,在乌海的历史上必定会留下重重的一笔。24团兵团战士们把人生最宝贵、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这片土地,为乌海市的发展和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如果说今日乌海蒸蒸日上、万象更新,那么这一切并非与昨天的兵团战士无关。

流失的青春岁月一切都成为历史,我们不再遗憾,青春无悔。

一旦踏上这片热土就无法不被浓重的氛围所包裹、所感染。参加活动的每一位战友心情无比激动,许多战友热泪盈眶,出现了很多感人场面。三天的活动日程太短暂,相见时难别亦难,分手情无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祝愿所有的兵团战友健康长寿,幸福快乐!

      返回目录

新建网页 1


©2009-2016《感悟人生》保留所有权利  本站由 雨晴 制作维护    
   lyfeng46@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20207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