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母亲般的李老师,您在哪里?
李瑾老师是比母亲对我都好的好人,我永远忘不了她对我的恩情!

   1963年母亲般的李老师和她的小女儿
我一生受过不少磨难,但幸运的是我也遇到过许多好人。学生时代我遇到的许多老师对我都很好,因为我学习努力、成绩优秀,他们都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呵护,我终生难忘!其中最使我感动的就是初中的一位班主任老师----李老师。今天有了网络,我想把她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告诉所有人,让朋友们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位伟大的、母亲般的老师在我身上倾注了许许多多的心血。我从她那里得到的不仅是老师对学生的关心,还有母爱。遗憾的是我和她失去联系好多年了,现在写在这里是想借网络渠道找到李老师,所以如果有知道李老师情况的朋友或是李老师的家人看到这幅照片,希望能帮助我和李老师联系上。
那是1963年初,父亲由山西调到河北徐水县工作。我也转学到了徐水太宝营中学读初二,班主任就是李老师。由于我5月中旬才到校,整整耽误了半个学期的课程。加上河北和山西的教育差距,我基本上失去了信心。是李老师不断的鼓励我,帮我补课、洗衣服、补衣服、照顾我的生活。每天上完晚自习,我都不睡,就到李老师的宿舍去补课到12点,李老师在煤油灯下备课或批改学生作业。遇到我不明白的地方还要给我讲清楚。半个多学期基本上天天如此,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在期末竟考了个全班第一。没有李老师是万万达不到的。
那个年代我很能吃,但定量不够我吃的,为了我的健康她一天有时候就吃几量粮,节余下来的就让我吃。他的爱人在保定驻军周末来看她时,都带来一些好吃的,她舍不得吃都给我吃了,说是我补课需要营养。
我有个毛病,爱喝凉水,但一喝凉水就闹肚子,夏天她常常把西红柿剥了皮加上糖用绳子系住放到水井里冰着,因为那时候没有电冰箱。李老师在午睡起床前就把冰好的加了白糖的西红柿从井里拿出来,看到我睡醒午觉往井边跑的时候就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兼宿舍),让我吃白糖西红柿。
我每月回一次家,由于是要坐半个小时的夜车,她好几次走一公里多把我送到车站,甚至还塞给我一块钱说是让我饿了买点吃的。爸爸和妈妈(继母)知道后曾专程到学校当面向李老师表示过谢意。
在李老师母亲般的照顾下,我学习进步很快,1964年考高中时,我竟考了个全保定专区第一名,被保定二中录取。
大约在80年我还带我的妻子和孩子去她家(当时她爱人驻军在大同)看过一次,她爱人当时好象刚刚从副师长的职位上退下来,他们买了西瓜、包了饺子招待了我们全家。但后来她爱人所在部队调动,就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很想知道她和她的家人现在在什么地方,生活怎么样?身体可好吗?希望知道李瑾老师下落的好心人能告诉我!感激不尽!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