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马套镫死里逃生


快乐大哥的事
老连长的陆军指挥尺
老连长刘化成是东北人,浓眉大眼,络腮胡子,身材魁梧,嗓音洪亮,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爱兵如子,待人忠厚,平易近人,身先士卒。1969年从野战军第38军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先后在23团5连、24团2连、24团采矿连和24团司令部当过连长、生产股长等。他对战士要求很严厉,但又象父亲一样地关心战士,因此深得兵团战士爱戴。遗憾的是1975年内蒙古兵团撤消时,老连长离开内蒙古就和兵团战士失去了联系。
组建24团后,许多还在23团的战士由于在24团有兄弟姐妹或者亲戚关系的战士领导都照顾给调到24团来了,而我爱人当时还在23团8连(巴拉亥),我们由于没有公开恋爱关系,而且当时那种幼稚的极左的思潮影响,还不敢提出来,甚至觉得向领导提出来是落后等等,一直没敢提。1970年底,老连长回保定休探亲假,他利用休假时间走访了许多保定兵的家,其中就到过我们家,虽然他文化水平不高,但记忆力惊人,他能知道我们是哥几个,有几个在兵团,谁长的怎么样都能说出来。当他从我家人那里得知我已经和我现在的老伴儿有了恋爱关系后,回兵团后就直接把我爱人调到24团团部,当时我们还很幼稚,很左,还不敢公开我们的关系,老连长特意到5连 找到我,像父亲一样询问了我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情况后,就告诉我说:“我把小张(指我爱人张玉英)调过来了,安排在团部工作,你们的情况我已经向团党委汇报过了,你们可以保持联系,你过一段时间就去海勃湾看看她,团党委允许的,但也要注意影响。”
我1970年当了兵团电工,学习技术要画电气图,需要把尺子,可是由于太穷不舍得买。1971年夏,老连长知道后就把他珍藏多年的陆军指挥尺忍痛割爱送给了我,并嘱咐我要好好学习技术。据说这把陆军指挥尺曾在朝鲜战场伴随他度过了无数个战火硝烟弥漫的日日夜夜,因此也就成了他的心爱之物,现在它又成了我最宝贵的珍藏品。看见它,就仿佛看见了老连长的音容笑貌。看见它,当年兵团艰苦奋斗的情景就又显现在眼前!几十年来它时刻激励着我,使我做人做事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备注:请仔细看,在指挥尺的正面,横向15.5厘米----17厘米与纵向3.5厘米---6厘米的交汇区内,还隐约可见当年老连长用针划写的“刘化成用”字样。 上图是我在2006年4月19日将原物用扫描仪扫进电脑的)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