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记忆
破碎的记忆
我的本意
还没咂出人生的滋味儿呢,转眼就过了六十年!
大脑细胞在不停地运动着.....
在忆海里寻找着那些伴随着时光的碎片!
没打算象名人那样著书立说,只想拣回点记忆里的东西,
从新去细细龃嚼、咂咂滋味儿!
把回味的感觉告诉自己和朋友,
和朋友们一起———
龃嚼过去的;
畅想未来的;
做好今天的!
这就是我的本意!或许这就是怀旧?
==============================
家乡的傍晚
夕阳西下已黄昏,
袅袅炊烟飘进云,
农夫耕牛回家路,
妇人依门望郎还。
------------------
家乡的傍晚真的很美很美!如诗似画!
除了冬天,每到傍晚时分,夕阳西下,袅袅炊烟携带着乡村泥土的芳香飘遍了小村的每个角落。
劳作了一天的男人们带着一身的疲惫、赶着牲口、扛着农具沿着村中的小街匆匆地回家!
从家家户户飘出的热气里都裹着玉米碴粥那诱人的香味儿!
成群的顽童还在不停地追逐玩耍着,任女人们怎样呼喊也不想回家。
女人们的呼喊声、孩子们的喧闹声加上牲口的叫声,真是一首动人的乡村黄昏曲!
年青的妻子早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后依门而立,她们要用特有的温柔为劳累了一天的丈夫掸去一身的疲劳!
==============================
家乡的夏夜
打麦场上有许多人,岁数大点的人们都坐在一起估算着收成的好坏;
年青的姑娘们都喜欢挤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地传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年青的小后生们象有用不完的劲儿,在姑娘们面前更爱表现自己强健的体魄,他们不是互相扳腕子、摔跤,就是三个人一伙儿,两个人一前一 后把第三个人直直地抬起来,然后在被抬起来的人身上骑满了四五岁的小孩子们,然后随着一声“跑!”每伙都朝着麦垛跑起来,看哪伙儿跑得快!大多数跑到麦垛前就都摔倒了,引来的是一片片纯朴的笑声!自然也没人挣什么第一,哈哈一阵大笑而已!
老王家的大儿子叫王士元,在开滦煤矿上班,他擅长讲故事,麦场上许多孩子都围着他,竖起耳朵听他那讲不完的动人故事,还有的孩子听着听着睡着了,要等故事讲完了被人叫醒才肯回家!
==============================
大跃进印象
1958年我在家乡上小学四年级,大跃进那个热乎劲儿呀!可真是让人永远忘不了的!经常性的大会战,满地红旗、人山人海的景象随处可见!
滚珠轴承化
村里大街上垒了许多土炉灶,人们卖里地拉着风箱,把许多不同直径的元钢在火里烧红。然后剁成许多小段,再放到两个凹型半圆的模具里 ,用榔头不断锤打,然后倒出来就是个基本圆形的钢珠了,那一年村里大车的木头轱辘基本都换上了胶皮轱辘了!真的是跑的快了!!
大炼钢铁
大炼钢铁是全民性的,离我们村不远的镇里,垒了许多小高炉,我们学生也要去参加大炼钢铁,我们和大人们一样,带着各种各样的榔头去砸铁矿石,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炉火冲天,砸铁矿石的声音叮叮铛挡响成一片,真是壮观!到了后半夜,有的人困了,特别是我们这些孩子,有的就地就睡着了,也有的人,脑子灵活点的就“溜号儿”了!
家家砸锅
那一年,村子里各家的锅都让干部们带着人砸了,砸了锅拿去炼铁!除了锅,只要是铁东西,一律拿去炼铁了,就连门上、柜上用来上锁的挂钩也都拿去炼了铁了。记得很清楚的是干部们带着人到我们家的时候,要求我们家把做饭的铁锅全拔下来砸烂,我们家有一个很小的铁锅,我奶奶说:“把这个给我留下热饭用吧!”干部们说:“老太太,你可真老糊涂了,现在已经是共产主义了,吃大食堂了,你还自己热什么呀?”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那个小锅被摔碎了!!”
讲迷信的老年人们私下悄悄地说:“砸锅,这不是要吃不上饭了吗?”后来的60年挨饿真的验证了老人们话!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 年我国的钢铁产量是一千零七十万吨!其中应该也有奶奶的小锅做出的贡献吧!
难忘的三年自然灾害
1958年真是风调雨顺,但被冲昏头脑的人们净干了点坑害自己的事情。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为了高产,大队干部让人们把正长的玉米全拔掉,补栽红 薯,因为红薯产量高!秋天好好的庄稼不好好收,手红薯不是一棵一棵的用镐刨,而是用犁往外翻,翻到地表面的就拣一下,土里好多红薯就都丢在地里了!当年冬天都冻在地里了,因为收的少,加上大食堂的浪费,第二年春天大食堂里就没粮食了,揭不开锅了。经不住饥饿人们只好又去地里挖冻红薯,冻过的红薯那个苦呀!人们用水泡了再吃还苦的厉害,但为了活命,也得生往下咽呀!村里有的人家开始出偷偷去要饭了!那三年我吃红薯吃的到现在也不想吃红薯了!
还记得吃柳树叶,把柳树叶用水洗净后放到锅里煮,然后再放到凉水里泡。一遍一遍的换水,直泡到没有苦味儿了,其实也就是没任何味道了,再吃进去,真难咽呀!!家乡的野菜、树皮,没有不吃的了!
为了活命 ,一九五九年初,我离开疼爱我的奶奶和家乡到了爸爸和继母的身边生活了!
1960年我家的三个老人-------奶奶、二爷、三爷都相 继离开了人 世!在我的印象里,那一年村子里50岁以上的人好象没剩几个,全死光了!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