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故事
最小的时候照片,大约三岁多! 跟奶奶在一起的照片! 当少先队大队长了! 上高中了! 文革中戴毛主席像章照! 成了内蒙古建设兵团战士了! 会搞对象了! 结婚前的合影! 天安门前的唯一的结婚照! 四口之家了!
一人护校
1961年的冬天,16岁的我上初一了,是住校生。学校放寒假,按规定学校必须有人留校护校。当时老师们都想回家过年,都不愿意留在学校护校,于是就想找学生来护校。我当时就不想回家,因为回了家就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儿,还很不自由。好像是当时的班主任老师找我说的,老师说如果同意寒假留校护校,学校会给我点玉米面儿,那正是挨饿的年代,玉米面对我来说太需要了!!而且早就想靠自己能力挣钱养活自己了,这回也算体现一回自己的能力。而且老师说,你就是住在学校,什么也不用管,每天看看学校的教室和宿舍、收收邮差送来的报纸信件,别丢了就可以了,即使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用你负责任的。我很快同意了,就让同学带信儿给家里说寒假我不回家了,父亲很快知道后专门找到学校和我谈,要我回家过年,我执意不回家,父亲无奈,只好依我。
在老师们离开学校前,给了我多半面袋玉米面,更让我高兴的是还给了我一只小口径步枪,对于我来讲,真是太高兴了!!还有几盒小口径步枪子弹呢!!护校嘛!没枪也不像话呀!
接着在两三天内,老师和同学们都先后离开了学校,白天也没什么人来,偶尔有一两个老师来拿拿报纸和信件,全校好大好大的地方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确实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寂寞、甚至还有些恐惧。白天还好,一到夜间漆黑一片,学生宿舍后面就是山,那时山上还有狼,虽然不多见,但确实有!更可怕的是夜里刮起大风,刮得没关好的宿舍和教室门窗啪啪乱响!呜呜的大风特别让人害怕!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就跑到附近的家属区找同学和我一起玩,拿上小口径步枪和子弹到铁路边,用圆形的铁路警示牌当靶子联系射击。一次过来火车了,是货车,也许是人家看见我们拿枪射击了,车停了,车头上下来了人,我们赶紧跑了,跑到附近的小山上躲起来,吓得够呛!!火车很快开走了。总算没让人家找到,如果找到我们,说不定被当阶级敌人处理呢,那个年代是可能的!!
没过几天的一个夜晚我去厕所解小手,手里拿着子弹上膛的步枪,兜里装着子弹,漆黑一片的夜晚,刮着大风!心里特别害怕,主要是怕遇见狼,突然一个狗样的东西从我身边窜过,是不是狼也不知道,举枪就是一枪,但手抖的厉害,赶紧再拿子弹,手哆嗦得捏不住子弹,接连几发子弹都掉在地上找不到了,硬是用了好几分钟才装上第二发子弹。呜呜的大风,漆黑的夜!!我真的害怕了,极度恐惧!回到宿舍插上门的插销后又用棍子把门顶上,那一夜几乎没怎么睡觉,是在极度孤独和恐惧中度过的!!
第二天,开始想办法,于是我就到学生宿舍,把一排房子的室内电线全拽了下来,拿到宿舍的炉子上用火烧掉线皮,再在自己住的小屋子的窗户框上、门框上钉满钉子(钉子怎么找的忘了),然后就把烧后的裸铝线仔细地缠在钉子上,然后再接到屋里和火线接上,把门把手也从里面接上火线。心想,这下好了,来的坏人和狼进补了屋子我就不怕!!先电死他们。幸好没电死人,只是有个教几何的何老师白天去取报纸,我没在,她幸好用手指背轻轻碰了一下门把手,被电了一下,就不敢再动了,后来忘了是谁让我不要在白天接上火线了,事过好久,爸爸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和我说,那叫私设电网,电死人要偿命的!!记得开学后,我们的物理老师刘恩志就从矿务局要来电线什么的,让同学们帮着把宿舍照明线再装好,当然,我也喜欢跟着干这个事情,因为我那时候就喜欢当电工!!
我每天的饭就是玉米面粥,我爱吃玉米面粥,特别是熬的时候再放点碱面,粥就会更香,但 当时不懂,放的碱面很多(一小汤勺),粥都成了酱紫色,吃着很香,但很快就发现胃疼,当时我老说肚子疼,不知道什么是胃疼,还是一次我大到堂姐(大姐家)吹嘘自己会熬粥,大姐说:“那你就给我们熬一锅玉米面粥吧!”我熬好了后大姐一看惊呆了!!她问我:“怎么玉米面粥成了这个样子了?(深棕色的了)”我说:“放碱面了呀!”她问:“你就这么自己每天熬粥吃呢?”我说:“是呀!”她一把抱住我心疼地说:“你个傻小子,你不是肚子疼,这是胃疼呀!以后再不能这么吃了!这样就把你的胃烧坏了!!”打那以后我就不敢那么熬粥了,胃也慢慢不太疼了!
根据雨晴自述整理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