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故事
最小的时候照片,大约三岁多! 跟奶奶在一起的照片! 当少先队大队长了! 上高中了! 文革中戴毛主席像章照! 成了内蒙古建设兵团战士了! 会搞对象了! 结婚前的合影! 天安门前的唯一的结婚照! 四口之家了!
新妈妈来接雨晴了
1955年9月的一天早上,一只喜鹊在井沿儿的大榆树上叫了老一阵子,奶奶说要有喜事了。果然,快中午的时候,乡里的邮递员给送来了一封爸爸从山西寄来的信。大姐给奶奶念完信后,在外边玩儿的雨晴被叫回家。奶奶告诉雨晴:“你妈要来接你了。”雨晴说:“我妈不是死了吗?”奶奶如实告诉雨晴是爸爸给雨晴找的新妈妈,并嘱咐雨晴见到新妈妈要“嘴甜点儿”,要和新妈妈叫“妈”,要听新妈妈的话。但雨晴看到奶奶的眼里象有泪水了,奶奶说是灰迷了眼了。
过了几天,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到雨晴家里,一见到奶奶就喊了一句“妈好呀!”奶奶立刻从炕里头挪下炕来,两只小脚站在地下,热情地往炕上让漂亮女人。二爷三爷紧跟着进来了,在奶奶的介绍下,漂亮女人用响亮的北京口音对二爷三爷说:“二叔好!三叔好!”两个堂姐和两个堂妹都过去喊:“老婶儿好!”站在炕边的雨晴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猜想:“这就是新妈妈了”。这个女人真的很漂亮,大眼睛又黑又亮,圆圆的脸白白的,身材不低、稍胖一点儿。果然,奶奶让雨晴过来和漂亮女人叫“妈”了,好久没叫过妈的雨晴,一下子真的喊不出来“妈”字了,只是怯生生地靠在奶奶的腿边不吱声。新妈妈亲切地说:“快来让我看看!”并把雨晴拉到身边想抱一下,雨晴很快挣脱了,又躲到了奶奶的腿后边。奶奶朝新妈妈说:“过两天就好了。”然后又热情地招呼新妈妈上炕。新妈妈给堂姐堂妹们都准备了新衣服,都是用蓝底白圆点儿的布做的裙子一类的,堂姐堂妹们都很高兴,一个一个在新妈妈的帮助下试穿新衣服。好象也给奶奶他们准备了礼物,但雨晴说“记不清楚了”。最后,新妈妈拿出了给雨晴打了一半的毛衣,在雨晴身上比了比,说:“到走的时候就可以穿了。”雨晴心里好象“嗵”地跳了一下。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雨晴仍很少吱声,奶奶和雨晴说:“今天跟你妈睡吧。”雨晴没说话,他习惯叼着奶奶干瘪的奶头睡觉,所以还是钻进了奶奶的被窝儿。他还闻不惯新妈妈身上的香味儿。第二天上午,在奶奶的诱导下,雨晴开始和新妈妈叫妈了。新妈妈每天带着雨晴和堂姐堂妹们玩儿,堂姐堂妹们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和新妈妈到村东的地里去玩儿,引来好多乡亲们羡慕的眼光!人们悄悄地议论着“老梁家老三娶了个漂亮媳妇”。晚上新妈妈给雨晴讲故事,还会在煤油灯光的照射下,用手做好多小动物或人影显现在墙上,有的还会动呢!雨晴开始接近新妈妈了,吃饭的时候能靠着新妈妈坐了。
大约过了十几天,雨晴和新妈妈主动说话了,天也渐渐凉了,新妈妈很快就把毛衣给雨晴织好了(中间试了好多次,还拆了两回呢)。跟新妈妈走的头一天晚上,奶奶让早早煽了灯,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奶奶和雨晴反复说:“走吧!和你妈找你爸爸去享福吧!想我了就回来看看我,到那儿要听你妈的话。”很显然是说给新妈妈听的。黑暗中,雨晴坚持钻了奶奶的被窝儿,奶奶把雨晴搂得很紧。雨晴习惯地叼住奶奶干瘪的奶头,喉咙里、胸口处象塞住了什么东西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心里特别难受!新妈妈发出轻轻的鼾声,堂姐堂妹们都睡了。无意中,雨晴的手碰到了奶奶的脸,奶奶的脸上湿湿的。
天还没亮,就听奶奶和新妈妈说:“再睡会儿吧!”新妈妈边穿衣服边说:“晚了怕赶不上车了。”奶奶点了灯,全家都起来了,帮着准备雨晴要带的东西。奶奶拧着小脚要下地做饭,新妈妈说:“不能吃饭了,晚了就赶不上车了,还要走二十多里地呢!”天也确实太早呢,谁也没有吃饭的意思,奶奶只好作罢。很快收拾好了东西,新妈妈边往外走边和奶奶说:“妈你多保重吧,我们走了!”三爷一手拉着雨晴,一手扶住扛在肩上的行李,跟在新妈妈后边往外走。奶奶赶紧跟着到院子里,对雨晴说:“听你妈的话!”此时的雨晴再也忍不住了,象是从胸脯冲出了一口气“哇”的一声抱住奶奶的腿大哭起来。黑影里,新妈妈没停步。三爷也哭了,但他仍然使劲拽住雨晴往外走,堂姐堂妹们都哭了,真象生离死别一样。
    天也蒙蒙亮了,雨晴不断回头看着、哭着,直到出了村子很远很远,奶奶瘦弱的身影依然站立在村头。雨晴一直哭着走了好几里地,新妈妈话不多,三爷老是和雨晴说“你要跟你爸爸去享福了,别哭了”,“吃香的、喝辣的”等等。
走了老远的路才到了古冶车站,新妈妈带雨晴上了火车,给雨晴边擦眼泪边说:“马上就能见到你爸爸了,不想见你爸爸吗?”火车开了,三爷也回去了。雨晴虽然不哭了,但心里感到空空的,很难受!是失去了依靠的难受!好在雨晴很少坐火车,这时候很新奇!
好不容易到了北京,下了火车,检票的偏说新妈妈的车票不对了,不让出站,新妈妈感到很委屈,眼里掉出了泪珠儿!雨晴看新妈妈掉眼泪的样子很可怜,他顺从地跟着新妈妈沿着铁轨走了老远才走出那个倒霉的车站。新妈妈和雨晴说:“我带你去一个亲戚那里(后来知道是新妈妈的姨姨家),他们不知道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你到那里就别和我叫妈了,知道了吗?”雨晴点头。很快到了一个小饭馆儿,原来这就是新妈妈的姨姨家,新妈妈对她姨姨说是出差路过北京,顺便给一个同事带个孩子回去。新妈妈的亲戚还夸雨晴老实。在那里他们吃了面条儿,对很少能吃到白面的雨晴来说,真的很香很香!但因为想奶奶,还是高兴不起来!
天快黑了,新妈妈把雨晴带到一个小旅馆里。一间屋子里两张木床。新妈妈打来了热水,自己先洗了脸、洗了脚。又让雨晴洗,雨晴不愿意,跑到门外看着小院里什么都新鲜。突然,来了好几个人闯进门口的那间屋子,一个大个子的人一步就上了炕,屋子里那个人刚要翻身把手伸到被子底下,就被那个大个子用脚把他的手给踩住了。然后,从被子底下,翻出了一把手枪,几个人把那个人绑了个结实带走了。雨晴从没见过这个阵式,害怕极了,人群里有人说:“警察来捉住特务了”。新妈妈赶紧把雨晴拉回房间,给他洗了脚,又擦了脸,并给他盖上被子说:“快睡觉吧,明天就见到你爸爸了。”她自己上到另一张床上准备睡觉。雨晴忽然感到自己很孤单、很委屈、很害怕、最最难受的是没有奶奶搂着睡觉,更不用说叼着奶奶的奶头睡觉了。于是号啕大哭起来,而且不停地边哭边喊:“我找我奶奶呀!”“我要回家呀!”翻来覆去就这两句话。新妈妈困极了,他还是哭、哭、哭,哭是雨晴的“看家本事”,只是生母去世后好久没这么哭过了。屋外不时有人朝屋里喊,“让孩子别哭了”,因为影响了别人休息了。新妈妈只好耐心地哄着雨晴,说“今天没车了,明天天一亮就让你坐火车回家找你奶奶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雨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雨晴磨着新妈妈上火车回家找奶奶去,新妈妈带雨晴上了火车。可坐了老半天车还没到家,雨晴问新妈妈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新妈妈只是说“快了”。后来,新妈妈索性说:“你睡一觉就到了。”困极了的雨晴迷迷糊糊睡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新妈妈叫醒雨晴说:“到家了,你看谁来接咱们了!”迷迷糊糊的雨晴跟新妈妈下了车,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山西轩岗),爸爸正笑着朝自己走来,雨晴心里稍稍好了一点,但还是想奶奶。新妈妈只顾不停地和爸爸说这说那,好象雨晴不存在似的。爸爸一边和新妈妈说话,一边看看雨晴,不大一会儿就到家了。雨晴感到很头痛、恶心,于是吐了起来,新妈妈说可能是晕车了,给雨晴洗了一下脸。雨晴感到浑身没劲了,也不想吃什么了,就又睡了。一直到雨晴睡醒了,新妈妈还在和爸爸说话呢。天黑了,新妈妈说她要搂着雨晴睡觉,雨晴心里才好受一点儿了,但还是半哭着问:“啥时候让我回家呀?”新妈妈用一只胳膊肘支着头躺在雨晴的身边,一只手臂搂住雨晴,雨晴感到了一丝温暖,但不习惯新妈妈身上的味儿。好歹睡着了,半夜醒来解手,发现还是自己一个被窝儿,新妈妈早不搂着自己了。一阵委屈在深夜从雨晴的心底泛起!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感!他习惯的“中心”位置遭到了冲击!
根据雨晴档案整理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