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故事
最小的时候照片,大约三岁多! 跟奶奶在一起的照片! 当少先队大队长了! 上高中了! 文革中戴毛主席像章照! 成了内蒙古建设兵团战士了! 会搞对象了! 结婚前的合影! 天安门前的唯一的结婚照! 四口之家了!
小小年纪初涉“政治问题”
1957年初,雨晴在爸爸所在的煤矿子弟学校三年级读书。由于学习好还当了个小班长,大事小事同学们都爱问他,雨晴也“爱管事”,“班长”嘛!可是“干部”哟!事情就出在“爱管事”上,子弟学校是新建的,管理很不正规,连个校长都没有,只有个临时负责的老师。大概是开学不久,班主任张书林老师一连几天也没露面,谁也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同学们都问雨晴,雨晴问了好几个老师,回答都是“不知道”,只有一个男老师(是个上海人,叫什么忘了)和雨晴说了一句:“教育科是管学校的,应该知道吧!”这一下提醒了雨晴,而且知道矿务局教育科就在自己上学的路边平房里。
雨晴回到乱哄哄的班里,和大家说:“教育科知道张老师去哪里了,咱们和教育科要老师去吧!”于是在雨晴的指挥下,全班同学排着队到了教育科门口。雨晴让同学们排好队,他和另外两个“班干部”在教育科门口大声地喊“报告”。门开了,里边的人一看这么多学生来了,很吃惊。他们把雨晴和另外两个“班干部”叫到屋子里。雨晴就把老师“好几天不见了”、“没人管我们班了”、“教育科要把张老师给我们找到”等话说了出来。教育科的人说:“你们先回学校,我们马上就给你们找张老师。”雨晴和同学们象做了件什么大事一样排着队,喊着:“一二三四”回到了学校,许多同学都佩服雨晴有主意,雨晴自己也多少有点“洋洋得意”。
第二天下午,班主任张老师回来了。雨晴和许多同学都围着张老师问他干什么去了,张老师只是说“有点儿事”。同学们谁也没再把这再当回事,只想上课了。谁知道这竟成了“政治问题”,一连几天,矿务局都有人来反复问雨晴“是谁让你们到教育科去的?”雨晴说是自己想去的,没别人让去。吓得那个上海人老师背地里哆哆嗦嗦地和雨晴说:“千万不能说是我让你们去的!”雨晴说:“本来就不是你让去的嘛!”但在人家反复追问下,不懂事的雨晴还是说出了那个上海老师的名字。因为人家问他:“你怎么知道到教育科去找老师呀?”雨晴如实说:“某某(上海)老师说的教育科是管老师的。”那天张老师和教育科的人都来到班里了,把雨晴和另外两个“班干部”叫到前面去站好,雨晴还以为是受表扬呢,只听教育科的一个人说:“大家谁也不要向他们学习!”然后就让他们三个回座位上课了。雨晴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儿!但因为老师对他们还是很好,就没往细想。
    过了两天,中午放学回家,父亲满脸怒气地端坐在炕上“审问”了雨晴:“你还敢带同学到教育科去‘告’你们老师!?”“不是‘告’,是到教育科找我们老师去了!”雨晴站得直直的如实回答父亲的提问。没料到父亲更火了,说:“你还敢撒谎,组织上都找我‘谈话’了!”因为他可不知道‘组织’‘谈话’的含义有多深,那天把父亲气得饭都没好好吃。过了好多天,才从许多大人们的议论中知道,说是子弟学校出了“政治事件”,矿务局的人多次找雨晴问:“是谁指使你们排队去教育科的?”雨晴坚持说是自己要去的,没人指使,因为本来就没人指使嘛!问烦了雨晴就说“不知道了”。
几十多年过去了,当雨晴和我们叙述这件事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那个年代嘛!呵呵!”
根据雨晴自述整理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