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故事
最小的时候照片,大约三岁多! 跟奶奶在一起的照片! 当少先队大队长了! 上高中了! 文革中戴毛主席像章照! 成了内蒙古建设兵团战士了! 会搞对象了! 结婚前的合影! 天安门前的唯一的结婚照! 四口之家了!
漫长的恋爱史(1)
雨晴认识英子很早,是上小学的时候。到他们结婚(1973年)大约十七八年,开始恋爱可没那么早,但也不晚呀!要不怎么叫漫长的恋爱史呢?
雨晴这个家伙死不承认他是早恋,我们打开雨晴心灵档案一查,哇!!上初一就会给女同学“写纸条”了,那时侯他不过十五六岁呀!不是早恋是什么?哼!在“铁证”面前,雨晴哼哼唧唧地分辩说:“只不过写了‘我喜欢你’几个字的二指宽小纸条,后来见面都躲着走,碰到一起话都不敢说一句。况且连手都没拉过,这、这、这也算、算......那叫、叫、叫友谊。”结结巴巴的脸都憋红了。不过,细看雨晴心灵档案的真实记录,觉得他后来对这个问题的处理确也巧妙(或叫诡秘)(根据雨晴夫人近日揭发:可不只是几个字的小纸条儿,‘我喜欢你’几个字只是其中的主要部分,大约有六行字呢,看雨晴隐瞒了多少呀?哼!真是不老实交待!雨晴说:“别的我忘了。”还是不交待!)。
雨晴心灵档案记录:
一、早恋
早在1956年,煤矿子弟学校里就有一个叫英子的小姑娘。她聪明伶俐、品学兼优,人也长得十分秀气,是少先队的‘三道杠儿’。学生中什么先进荣誉都有她的份儿,雨晴说她当过一次‘全面标兵’,就是学习好、劳动好、团结好、......什么都好(看!雨晴不是早就注意人家了吗)。更因为她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而且那声音甜美、响亮、还带几分若人喜欢的稚气(娇气)。每逢有个什么大会,老师都让她代表发言(或是当司仪)。好多次在矿务局的大礼堂舞台上,一句“叔叔阿姨你们好!”会哄得大人们(还有矿务局领导呢)使劲儿地给她鼓掌,有的大人还咋着舌头说:“啧啧!这是谁的闺女呀?真喜人哩!”有人回答:“那不是六亩地矿老张的女子吗?”哎呀!真真是个全矿务局的‘知名人物’了!这些事比英子低一年级的雨晴比谁都清楚。
大约是到了1962年初,英子在煤矿子弟学校中一班读书时,仍然是品学兼优,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常常引得一些岁数大一点的男同学和男老师都多看她几眼。雨晴低英子一届,在中二班读书,虽然不如英子名气大,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老师的宠儿)。也混到过少先队“三道杠儿”(先是大队委后来是大队长),他们都是团员,又都是学生干部,常在一起开会、搞文艺演出什么的(这家伙看来早就‘利用职权’了)。开始还没什么(也许那时候他还没开那一窍儿呢),但不久他也是老爱多看人家英子几眼。后来发展到“有点儿”打心眼儿里喜欢人家(是“有点儿”吗?原形必露了吧),而且每次见到英子就有了心慌、脸发热的感觉,身上好象有好多小虫子在爬,说不上是难受还是愉快。那时候英子和雨晴都住校,雨晴每月回家一次就能和英子同路走好几里路,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愉快!一次路过英子家门口时,看到一个挺瘦但很精干的女人,英子说是她妈妈,母女俩长的还挺象的。在雨晴的心目中,胖女人都是馋嘴的、笨的、懒的女人,瘦女人肯定是勤快的、聪明的、会过日子的女人。心里暗想:“将来英子肯定和她妈一样是个勤快、聪明、会过日子的好女人。”(开始动歪脑筋了不是?而且还是从“根儿”上开始“考察”起人家来了!真不害臊!)
   在学校时有机会雨晴就多看英子几眼,没话找话地尽量多搭几句话,英子看去并不反感。到了月末,更是尽量和人家英子一起回家。几天见不到英子总是有点心烦,见到了也不知道说什么,但好象想和人家表白些什么(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这不是‘恋’是什么?哼!)。终于有一天,雨晴在没人的情况下悄悄写了一句含有“我喜欢你”几个字的纸条,迭成一个小方块儿纂在手里。在学校的什么地方遇到的英子的,雨晴说记不住了,只记得见到人家时他心跳得快从肚子里蹦出来了!他一边递给人家那个迭成小方块儿的纸条,一边心慌意乱地说:“给你个东西。”然后飞速离开了,但那一夜他没睡好,有点儿怕,还有点儿后悔不该这么做,但毕竟做了。人家英子会怎么样自己呢?会告诉老师吗?老师会怎么自己呢?越想越不安!从第二天开始,远远看见英子就害怕得逃跑!(敢做不敢当的孬种!)终于有一天,英子极平静地给了雨晴一个纸条,大意有“喜欢一个人是你的权利”、“我们年纪还小,应该好好学习”等等。“谢天谢地呀!她总算没告诉老师!”雨晴感激地舒了一口气。但打那以后他真的不敢和英子讲话了,可心里总是忘不了人家。
    后来雨晴听说男女同学之间“有点意思的”还大有人在,好象有了“做伴儿的”了,心里的不安也随之减少了几分。这个情况引起了学校领导的注意,一天矿务局的书记来了,在雨晴的班里开会,别的雨晴什么也没记住,只记得那个书记说的一段话:“听说你们当中有的男女同学都搞开对象了,你们还是个娃娃,娃娃再‘抬’(山西方言,意为‘生出’)出个娃娃来可怎么办呀!”许多男女同学头也不好意思抬了,雨晴心里象揣了个小兔子似的。好在书记没点名,真要点了名那可怎么办呀!雨晴真的很感谢老师和那个书记!
根据雨晴心灵档案记录整理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