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故事
最小的时候照片,大约三岁多! 跟奶奶在一起的照片! 当少先队大队长了! 上高中了! 文革中戴毛主席像章照! 成了内蒙古建设兵团战士了! 会搞对象了! 结婚前的合影! 天安门前的唯一的结婚照! 四口之家了!
漫长的恋爱史(4)
七、转入“偷偷摸摸”
尽管兵团同意让英子先进入兵团,但当时是不允许谈恋爱的,于是他们决定暂时保密、减少联系,许多同到兵团的同学也主动替他们保密,于是他们的恋爱转入了“偷偷摸摸”阶段。
1969年8月8号上午,他们和一部分同学在内蒙古的巴彦高勒(登口)下车,在一个饭馆里狼吞虎咽地吃了点饭,就在兵团转运站上了挂有“甲5.....”军牌儿的卡车,一路轰鸣的卡车伴着滚滚黄尘把雨晴送到了一个叫“福茂西”的地方(23团5连),英子被送到巴拉亥(23团8连)(他们是故意要求不在一个连队的)。
那段时间雨晴真的感到很痛苦,连队里没完没了的军训、学习、干活儿,根本没机会和英子见面,他只能在梦里见到心爱的英子。从福茂西到巴拉亥有十几公里的路,雨晴决心要去看英子了。连续几个星期天休息,他和连里请假说是去看同学,在沙窝子路上走了大半天,才找到8连驻地。他围着8连转了好久等着英子的出现.........。好不容易见到了英子,他好象有许多话要问英子,可英子大约是怕被人发现,只说她很好,并催促雨晴离开。雨晴看得出英子十分疲倦,就几句话,象地下党接头一样。但雨晴这小子不后悔,为了长远他愿意坚持下去,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
八、好心的老连长
1969年秋末冬初,雨晴所在的23团5连调到了内蒙古海勃湾,并于年底编入内蒙古兵团四师,改编为24团2连。这个阶段,他们书信不少,但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这对于雨晴和英子来说无异于精神折磨,但他们坚信总有一天会在一起的!那时候,兵团有个规定,就是可以把有亲戚关系的战士调到一起,可雨晴和英子的关系算什么关系呢?他们不敢公开真实关系。许多好心的同学都帮雨晴想办法,有一个女同学(大老高)甚至和领导说英子是她表姐,要求把英子调过24团来。那时侯英子因为能吃苦,已经当了班长了,23团8连本来就不愿意放(骨干嘛!),人家一问英子是否在24团有个表妹,不善说谎的英子老说没有,人家自然就不给调了。大约到了1970年初,24团2连的老连长刘化成利用回保定探家的时间到战士家进行家访,在雨晴家了解到雨晴和英子的关系。善解人意的老连长爱护战士是有名的,他亲自找到23团,把英子从23团调到了24团团部。英子当时还误认为是雨晴“不坚定”主动要求的呢,她虽然心里高兴,可在给雨晴的信里还多少带了点“责备”(假装积极)。后来还是老连长把事情从中间说明了,并告诉雨晴说:“你们岁数大了,可以来往,但要注意影响。”雨晴一块石头落了地,从心眼儿里感谢老连长。(但连顿饭也没请人家吃过哟!)
九、好心的战友真多
1972年,英子调到24团团部跟前的24团8连当了副指导员,雨晴调到24团团部司令部。尽管他们离得很近(大约500米),但为了减少“影响”(他们的关系除了组织上知道外,就是少数战友知道了),甚至他们见面还装做不认识。但好心的战友很多,8连的许多战士到团部办事,都有意地到雨晴那里问一句谁都心里明白的话,就是“有事吗?”,雨晴可没少让人家给带过信(自然是写给英子的了)。直至1973年9月12日他们办了结婚证回家结婚,好心的战友们真的给雨晴帮了大忙了,现在那些好心的战友和兵团老首长多数都失去联系了,雨晴和英子真的很想他们。(补充资料,根据“可靠情报”:1973年7月后,他们进入了热恋阶段,他们曾在夜幕的掩护下,多次在8连西侧的沙枣林里如胶似漆地约会,除了商量结婚还干了些什么呢?哎呀!不知道了!嘻嘻!雨晴和英子自豪地说:“反正我们没偷吃禁果!不象你们,还没那什么就........”。)
根据雨晴心灵档案记录整理
底部